<code id="mliex"></code>

      1.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我被網游女友騙了6萬元” 起底網游中的“婚戀詐騙”

        2020-04-28 10:49
        來源:中國青年報

        “這游戲我真的玩不起了,求你放過我吧。”發出微信后不到1分鐘,29歲的蘇州小伙張昊就發現自己被女友拉黑了。

        他并不知道,屏幕那頭的“女友”麻利地在客戶列表中將他標注為“劣質客戶”,轉頭便向別人喊起了“老公”。

        近日,在江蘇省太倉市人民檢察院辦理的墨氏集團新型網絡詐騙案中,犯罪嫌疑人正是以情感詐騙為主要手段,充當“三無”游戲“掮客”,設置話術陷阱,不斷實施詐騙。

        所謂“三無”游戲是無經營許可、無游戲備案、無法公開下載的游戲。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中發現,原本這類進不了市場的游戲,毫無生命力可言,然而每年都會有不少年輕玩家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將大量金錢“砸”向其中。

        兩個月燒錢6萬余元

        2017年9月,張昊在玩網游《英雄聯盟》時認識了自稱“林可可”的女孩并互加微信。在翻看“林可可”的微信朋友圈后,張昊發現對方是一名長相甜美、家境優越的在校大學生,隨即產生好感。兩人聊了不到半個月,便確定了戀愛關系。

        2018年7月,“林可可”突然讓張昊陪她玩一款名為“劍動九天”的新手游。張昊發現,這款游戲制作十分粗糙,可玩性很差,且無法從手機App商城中搜到,只能通過對方發來的鏈接進入。

        張昊還發現,“劍動九天”要比普通網游更“燒錢”——很多常規操作都需要充值才能完成,連游戲角色“結婚”都有199元至9999元5個檔次。

        張昊為博取女友開心,先后充值了4萬余元。兩人不僅在游戲里“結了婚”,還生了個“孩子”,創建了含有兩人共同名字的“幫派”。

        隨后,“林可可”又向他推薦了跟“劍動九天”相似的一款手游“舞寒星”。兩個月下來,張昊向這兩款游戲充值6萬余元,不僅花光了多年積蓄,還欠了兩萬余元的網絡小額貸款。直至突然被對方拉黑,他才意識到可能遭遇詐騙并報警。

        用“婚托”模式推廣“三無”游戲

        太倉市公安局于2018年12月在江蘇常州將扮演“林可可”的犯罪嫌疑人羅兵(化名)和其他8名犯罪同伙抓獲歸案。

        審訊中,羅兵等人供述出了其“幕后老板”——重慶墨氏詐騙集團頭目唐怡敏(化名)。據介紹,該集團在重慶、無錫、常州設立多個詐騙窩點,以游戲推廣為名長期從事電信詐騙活動。

        今年3月26日,太倉、重慶兩地公安機關聯合行動,一舉將以唐怡敏為首的電信詐騙團伙一網打盡,現場抓獲涉案人員78人。一條以婚托模式推廣“三無”游戲、涵蓋“制作-運營-推廣”的黑色產業鏈浮出水面。

        唐怡敏向警方交代,每年游戲行業內都會有一批網絡游戲無法通過審核,其中部分有“圈錢”功能的游戲會被游戲平臺以低價收購。這類游戲平臺往往是知名度不高的小平臺,為了避免被相關部門發現,平臺方并沒有將游戲入口放到網站上,而是以“鏈接邀請”的方式在后臺偷偷運營。

        2017年年初,經營一家網游代練工作室的唐怡敏,經朋友介紹,認識了重慶玖悅游戲平臺負責人胡杰(化名)。胡杰告訴唐怡敏,手里一批沒有資質的游戲,可以給出高達70%-80%的返點回報,玩家在游戲中充值100元,推廣方可以拿到提成70-80元。

        在經濟利益驅使下,雙方簽下合作協議,注冊成立了墨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墨洪公司”),專做“三無”游戲推廣。

        唐怡敏開發出“婚托”推廣模式:讓推廣員冒充女性身份在正規網游中搭訕男性玩家,以“談戀愛”的方式騙取對方信任,隨后發送平臺生成的游戲鏈接,將對方拉至“三無”游戲中,并通過話術慫恿他們充值消費。

        為方便管理員工,墨洪公司將員工分為“股東”“高管”“組長”“推廣員”等層級,制定業績考核指標,明確部門分工。

        公司總經理負責日常管理工作,組長對推廣員進行話術培訓;人事部負責在求職網站上招聘“游戲推廣員”,并對推廣員的QQ、微信賬號進行“美女包裝”;推廣部負責實施整個詐騙行為,女性員工通過發送語音、接聽電話、視頻等方式為男性推廣員的詐騙行為打掩護……

        墨氏集團在游戲推廣圈內的名氣越來越大,合作的非法游戲平臺和游戲數量也逐步增多。

        詐騙模式不斷演變

        推廣員會將消費能力強、信任度高的玩家,列為“高級客戶”,并轉至組內公用微信賬號,由組長直接對接,組長在游戲外編造各種理由騙取玩家錢財。這種直接詐騙的方式被圈內人稱為“做外貿”。

        太倉市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李會介紹,該案另一名受害人朱某在與推廣員“交往”的一年多時間里,先后被對方以“約見面”“父母生病”“要生活費”等理由,騙走約3萬元。朱某提出分手,推廣員為了讓其繼續轉款,使用從網上搜到的割腕等視頻照片相威脅,逼迫朱某再次轉賬兩萬余元。

        2019年年初,常州墨楓公司和重慶玖悅游戲平臺先后被公安機關查處后,唐怡敏意識到繼續從事“三無”游戲推廣風險很大,于是便著手改變詐騙模式。

        唐怡敏設立直播推廣部,在青鳥直播等小眾直播平臺上尋找女主播進行合作。推廣員在采用“婚托”模式與游戲玩家發展為男女朋友后,謊稱正在做主播,要求對方到指定直播間觀看并“刷禮物”。

        為了增強客戶的信任度,推廣員會在直播中冒充主播,與客戶進行微信聊天,主播也會配合推廣員的話術慫恿客戶充值“打賞”。雙方會按協商好的比例,將直播收入分成。

        據警方介紹,至案發時,墨氏集團已采用“拉直播”的方式詐騙十余人。

        今年2月5日,太倉市人民檢察院依法以詐騙罪對35名墨氏集團成員提起公訴,涉案金額高達200余萬元。

        李會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從去年開始,蘇州地區發現墨氏集團的新型電信詐騙模式,目前全國各地已出現多起類似詐騙案件。較之傳統的婚戀詐騙,在此類案件中,犯罪分子通過“婚托”方式將受害人引入游戲“陷阱”騙取錢財,因“三無”游戲在網絡上無法查到,故詐騙行為具有很強的隱蔽性。犯罪分子與游戲平臺相互“勾連”,為了規避法律風險,他們試圖利用游戲充值這種形式合法的交易方式,將詐騙錢款“洗白”。

        李會介紹,大多數推廣員既是被告人又是被害人。他們大多在17-24歲之間,剛從學校畢業不久,缺乏社會經驗,沒有經濟基礎,急需一份穩定的工作。墨氏集團正是抓住了他們急于求職的心理,在大型求職網站公然以“游戲推廣員”名義招聘,并設置極低的入職門檻以及提供免費食宿等條件。員工入職后,公司會刻意隱瞞其運作模式的非法性,一邊對他們進行精神“洗腦”,一邊以“離職領不到薪水”等理由綁住他們,從而使這些年輕人淪為他們騙錢的工具和幫兇。

        對此,李會建議,有關部門應加大對游戲推廣市場的檢查力度,嚴格規范行業運作標準。求職者也應提高鑒別能力,如發現就職單位存在非法行為,應在保護好自身的情況下,第一時間向公安機關報案。(通訊員 莊巖 記者 李超)

        責任編輯:常磊

        熱門推薦

        上和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