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mliex"></code>

      1.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半月談|世界疫情影響中國經濟幾何?

        2020-04-28 09:50
        來源:半月談網

        徐飛彪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被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稱為“自聯合國成立以來我們共同面對的最大考驗”。疫情發生前,世界經濟形勢本不樂觀,疫情肆虐更加劇這種衰退,惡化了我國外部經濟環境。

        海南省海口市舉辦“戰疫情·促就業”招聘會 郭程 攝

        外部需求萎縮

        目前,各國通過隔離控制疫情,各國事實上的“大封鎖”,讓消費、投資、生產及其他經濟活動幾近停滯,導致世界經濟大幅下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4月14日發布報告,預計2020年全球GDP將萎縮3%,遠超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0.1%的下滑幅度。

        主要發達國家和地區,如美、歐、日、英等經濟增長分別降至-5.9%、 -7.5%、-5.2%以及-6.5%;主要新興大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墨西哥等分別增長-5.5%、1.9%、-5.3%、-6.6%。全球約170個國家和地區將陷入負增長,其中,發達經濟體總體為-6.1%,發展中國家整體增長-1%,歷史罕見。

        世界經濟大衰退,導致我國外部需求崩塌,并將通過貿易、投資等渠道,內溢至國內,加大我經濟下行壓力。世界貿易組織預測,今年世界貿易將下降13%~32%,對此,我國企業現有訂單和新增訂單均面臨巨大不確定性。據統計,我國一季度進出口數據大幅滑落,對美國進出口下降了18.3%。

        影響全球產業鏈

        受疫情沖擊最重的日、韓、東南亞、歐洲、北美等地區均是全球制造重地,是全球產業供應網絡的心臟和主體,彼此間緊密關聯,牽一發而動全身。

        我國經濟已深度嵌入世界經濟整體中,是全球產業鏈的重要組成部分,疫情導致的封鎖,將影響我國與外部世界在能源、原材料、零部件及其他中間產品等方面的交易。

        疫情引發多國對國際產業鏈斷供和外部依賴過度的擔憂,再加上各國間政治互信缺失,各國紛紛將全球產業鏈“回遷”擺上議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揚言將加大政府補貼促使企業回流。法國總統馬克龍稱“我們都需要一定的自給自足”。日、德等也均在醞釀政策,推動產業鏈自主。“去全球化”加劇,國際投資與自由貿易受阻,部分企業或被迫遷出中國,對我經濟不利。

        威脅金融穩定

        此次疫情帶來的后遺癥之一,是市場上的天量貨幣投放和日益積聚的龐大債務,猶如一枚枚地雷,已成為全球經濟的巨大隱患。其中,美聯儲為防止金融市場崩塌,宣布無底線量化寬松,向市場購買資產的范圍擴大至垃圾債,其資產負債表快速膨脹,目前已擴大至逾6萬億美元,年底甚至可能升至9萬億美元,占美GDP的40%,可謂在一年之內走完2009年后10年才走完的里程。這些為救急而投放的貨幣洪流,今后無論是收還是放,都可能引發全球金融巨震。

        另外,疫情將使各國政府債、企業債和居民債務達到新高。其中,美國聯邦政府的赤字或創造新記錄,據高盛估計,本財年赤字或達到3.6萬億美元,下一財年也將達2.4萬億美元,均遠超歷史峰值。畸高債務下,全球信用市場被扭曲,國際金融體系脆弱性增大。

        加大政策力度,主動應對

        非常時期,須有非常之勇氣,采取非常之舉措。當前,我應主動應對挑戰,加大抗疫情、穩經濟政策力度。

        首先,疫情穩則經濟穩。要繼續加大疫情防控,確保國民生命與健康安全。眼下,輸入型確診病例成我國新增確診病人的主源。若防控松懈,疫情可能再度反彈。

        其次,加大財政與金融扶持,擴大內需與升級結構并舉,深挖內部潛力,推進我經濟高質量發展。當前,我外部需求萎縮,經濟增長外部動力減弱,必須加大財政刺激和稅費減免力度,激活內需,方能助力我經濟早日走出經濟陰霾。如:大力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我國企業和產業鏈數字化升級。

        第三,切實優化營商環境,對內力推市場化改革,對外深化經濟開放。面對國際保守勢力“去中國化”和推進與中國脫鉤的舉動,需堅定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促進全球共同發展,實現機會共享和互利共贏,以挫敗疫情下的國際逆流。(作者系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金磚國家暨G20研究中心副主任)(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8期)

        責任編輯:常磊

        熱門推薦

        上和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