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mliex"></code>

      1.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針對這一重大問題,中央再發文!

        2020-04-28 09:45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記者 高遠至

        4月14日,新華社播發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持續解決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問題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堅強作風保證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這不是中辦第一次發文要求解決基層形式主義問題。時隔一年后再次發文,背后有何深意?治理有何新舉?

        問題仍存

        2019年3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就曾印發《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應該說,一年多來,在中央的直接部署與推動下,解決基層形式主義突出問題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效。

        半月談記者經常在基層采訪,對此也頗有感受。概言之,這種成效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解決基層形式主義問題、為基層減負已經深入人心,成為許多干部的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二是精文減會、規范督查檢查考核等給基層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三是采取措施激勵干部擔當作為,干部隊伍精神狀態有所改觀。

        當然,有了這些成效,不代表問題都解決了。這也正是此次印發《通知》的原因。

        實際上,在不少地方,形式主義問題仍然嚴重。中央對此有清醒認識。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之弊非一日之寒,從根子上減輕基層負擔也非一日之功。

        中辦有關負責人此次在答記者問時也明確指出,一些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問題依然存在,有的十分頑固,還出現了一些新動向新表現。

        比如,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產生的思想根源遠未根除,少數干部沒有牢固樹立正確政績觀,貫徹新發展理念還想不清楚、弄不明白、做不到位;不擔當不作為現象仍然在一定范圍存在,干工作疲疲沓沓、拖拖拉拉,遇問題推諉扯皮、報喜不報憂,甚至弄虛作假、欺上瞞下,等等。

        這些問題,中辦有關負責人一一點出,而不是籠統帶過,也傳遞了一種決心和信心:中央一定會持之以恒地解決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問題,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提供堅強作風保證。

        八條干貨

        怎么辦?《通知》就是針對上述問題提出辦法,八條干貨,羅列如下:

        一、持續筑牢克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思想政治根基;二、堅決糾治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中的形式主義問題;三、切實防止文山會海反彈回潮;四、進一步改進督查檢查考核方式方法;五、著力提高調查研究實效;六、完善干部擔當作為的激勵機制;七、深化治理改革為基層放權賦能;八、堅持以上率下狠抓工作落實。

        筑牢思想政治根基當然是首要的問題。《通知》不僅提出了“鞏固拓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成果”“深刻總結疫情防控中的經驗教訓”等要求,還有“決不做自以為領導滿意卻讓群眾失望的蠢事”“決不能身子進了新時代,思想還停留在過去”等讓人眼前一亮、印象深刻的表述。

        針對當前的重點任務和黨中央決策部署,《通知》提出,堅持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中加快推進生產生活秩序全面恢復,防止多頭重復向基層派任務要表格、執行政策“一刀切”等機械式做法。精準施治脫貧攻堅中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防止數字脫貧、虛假脫貧。

        針對文山會海、督查檢查考核、調查研究等,《通知》要求繼續做減法,提出“守住精文減會的硬杠杠”“確保比2019年只減不增”“推動相關部門督查檢查考核結果互認互用”“避免同一時間到同一地方扎堆調研”等操作性強、見效快的舉措。

        針對干部激勵機制,《通知》則繼續做加法,提出了“加大正向激勵力度”“進一步完善干部考核評價機制”“真正把干部帶薪休假、津補貼、職務職級等待遇保障制度落到實處,建立村(社區)干部報酬動態增長機制”等有溫度、帶響動的措施。

        當然,所有舉措的關鍵都在于落實。此次《通知》也對此進行了重點部署,要求“堅持一級做給一級看,抓好本級帶下級”,提出了“將防止和克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深度融入巡視巡察、黨委督查、干部考察考核、民主生活會、年度述職等制度”“常態化開展基層觀測點蹲點調研”等制度化、長效化舉措。

        治理改革

        八條干貨里面,第七條“深化治理改革為基層放權賦能”尤其重要,頗具開掘的深意。

        為什么?因為基層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根子,普遍認為是體制機制不夠順暢。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說,解決基層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必須要解決治理層級之間權責利不匹配的問題。

        半月談記者采訪中對此也深有體會。比如,不少基層干部反映,他們其實最煩形式主義,但一些任務完不成輕則批評,重則處分;想完成吧,又沒資源、沒人手、沒財力,無奈之下,只能采取一些形式主義的辦法應付了事。類似情形還有不少,都是權責利不匹配引發的問題。

        針對此,這次《通知》提出,進一步向基層放權賦能,加快制定賦權清單,推動更多社會資源、管理權限和民生服務下放到基層,人力物力財力投放到基層。厘清不同層級、部門、崗位之間的職責邊界,按照權責一致要求,建立健全責任清單,科學規范“屬地管理”,防止層層向基層轉嫁責任。

        這當然是一劑針對病根的良藥。還不止于此。第七條措施以“深化治理改革”為著眼點,首次提出“研究制定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政策文件,構建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理有機統一的基層治理體制機制”。

        這顯然是一個頗具開掘意義的重大課題,顯示在國家治理的大視野之下,基層治理的重要性逐漸顯露,并為決策層所認識;“基層治理”這一概念也逐漸定型,并有了較為明確的政策指向。

        “此前談基層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主要是從作風建設的角度展開,而這次《通知》明確把這一問題提升到治理的高度對待和解決。”呂德文說,解決形式主義之弊,最根本的是要完善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文件中提出的“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理有機統一”值得進一步研究深化。

        呂德文說,基層治理有三個境界,第一境界是資源下沉,第二境界是便民惠民能力下沉,第三境界是組織群眾自治。因此,強化基層組織的治理能力、將人財物等資源下沉仍是初步,下一步還需強化基層組織動員能力,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教育,自己建設自己的美好生活。這些都是基層治理現代化的題中應有之義。(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8期)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上和彩票